http://www.hisafe-security.com

硅谷进入“生死存亡”之际:互联网泡沫时都没

  在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下,用硅谷一位投资人的话来说,所有人都只能“熬”,躲在家中,熬过这一段时间,如果熬的过去,业务或许还能有所起色。

  作为美国创新和创业中心的硅谷,或许正面临史上最严峻的一场挑战。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硅谷陷入了艰难境地。这里众多的创业公司,无论之前的境况如何,当下面临的一个至关紧要的问题就是:如何活下去。

  作为全美范围内最先大规模进入远程工作的地区,硅谷在有效控制疫情发展的同时,也感受到了因为停摆而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:业务量急剧下滑、资金吃紧、融资艰难,即便是曾经炙手可热的“独角兽”(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),也不得不做出裁员节支的艰难决定。甚至连地处硅谷的大型科技巨头,也不得不未雨绸缪,做好最坏打算。

  一位硅谷地区资深风险投资人对腾讯新闻《潜望》表示,大部分基金做好了接下来半年至1年时间的准备,基金为了保存资金实力,在投资方面将变得更加谨慎,这也意味着初创公司拿钱变得更加困难。

  “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情况要持续多久,”这位投资人指出,“从现在来看已经很不乐观,如果超过一年,可能很多基金和初创公司都要出问题。”

  正如这位投资人所说,即便当下的情况已经十分艰难,更大的挑战却来自于未来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。对于疫情何时结束,何时能够恢复正常生产生活,目前并没有精确的预计,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时间拖得越久,情况只会变的越糟糕。

  对于许多初创公司来说,活下去成了当前疫情蔓延下唯一的关键目标,这其中不乏一些昔日硅谷地区的明星级创业公司。例如共享住宿平台Airbnb,这家公司业务受到疫情的巨大冲击并不让人意外,人们的度假出行计划被迫取消,全球大部分地区陷入停摆,Airbnb业务量出现断崖式下滑。为了渡过难关,Airbnb开展了紧急融资,额度高达10亿美元,但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。

  这家曾经硅谷最炙手可热的“独角兽”,不得不接受苛刻的融资条款。近日消息称,Airbnb获得了来自Silver Lake和Six Street Partners的10亿美元投资,投资者以可转债方式进入,要求的年利息高达10%,未来可转换为股权的可参照Airbnb估值为180亿美元,仅为Airbnb上一轮投后估值的一半,为了引入投资,估值不得不大幅折价。

  这样的融资条款通常发生在初创公司的初期,在估值情况不明,A轮融资还未到位的情况下,初创公司获得的过桥贷款通常以这样的方式进行:投资者为了保护自身利益,要求极高的利率,同时要求以下一轮A轮估值的20%的折价进行转股。

  深受疫情其害的远不止Airbnb,所有与出行、消费相关的硅谷公司,几乎都无一幸免,商户信息和点评网站Yelp近日宣布裁员1000名,这是这家处在困境中的公司最近所做的另一个艰难决定。在这之前,Yelp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削减开支,包括降低服务器成本、高管接受20-30%的减薪,CEO本人在今年剩下时间内不领取任何薪水和接受股票奖励,但这些措施在疫情冲击面前依然杯水车薪,只得做出大规模裁员的决定。

  根据Silicon Valley Leadership Group近日的一份调查显示,18%的受访企业表示,他们已经到了必须要采取裁员或者正在计划裁员的紧要关头。这家调查机构总裁Carl Guardino表示,预计这一数字未来仍将恶化。

  根据本周的美国首次申领失业救济报告显示,硅谷所处的加州在截至4月4日的一周,共有92.5万人首次申请失业救济,再加上上一周的106万,两周时间失业人数已近200万,在今年2月份,加州注册在案的失业人数为84万人,失业率为4.3%。如果考虑进最近的失业数字后,失业率将触及15%,将超过了1930年大萧条时期12%的失业率。

  除了节流措施外,硅谷创业公司还在想尽办法获得资金以支持业务运转。在美国政府退出的2万亿财政救助计划中,包含了针对中小企业的支持,其中最直接的便是PPP计划,即“薪酬保护计划”,该方案将向在2月15日至6月30日期间受疫情影响的中小企业提供专门用于向员工发放薪酬的贷款。

  目前,针对硅谷地区初创公司的硅谷银行在本周已经收到5000份贷款申请,该行发言人表示,近日收到了许多初创公司关于这一贷款项目申请的咨询电话。

  除了初创公司艰难求生以外,即便是大型科技公司,在疫情面前也很难独善其身。从现金储备来看,硅谷巨头基本都位居前列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够高枕无忧,实际上,由于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,许多现金流充裕的硅谷巨头已经开始未雨绸缪,做最坏的打算。

  谷歌的一位员工对腾讯新闻《潜望》表示,其所在组已经hiring freeze(停止招人),而就在两个月前,负责该组的公司高级副总裁还信心满满地称,今年要扩招多达3位数的员工。

  此前,谷歌还宣布取消上一季绩效评估期,这让许多员工不满,认为这是公司降低成本的一种变相方式,因为许多人都指望着通过这一次的绩效评估升职加薪。

  作为以硬件为主要业务的苹果,继疫情发展初期便调低第一季度业绩预期后,仍在对特殊情况下的工作方式做出调整,由于许多保密项目过去只能在公司内部完成,但疫情下员工不得不远程办公,如何继续推进项目,成为了一大难题,这对于未来苹果产品的研发、生产也将带来显著影响。

  电动车厂商特斯拉本周让一半的美国销售和交付工作人员强制休假,根据一份近期的调查显示,由于新冠疫情影响,全球电动车销售在今年将同比下滑43%。

  除了眼下的困境以外,最让企业担忧的是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,目前对于疫情何时能够结束并没有准确的时间节点,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,那就是拖得越久,伤害越大。

  根据一家机构近日做的一份硅谷地区VC和创始人情绪调查报告显示,仅有16%的风投投资人认为创投活动到今年9月份能够恢复,创始人仅有三分之一持相同观点。高达40%的受访风投投资人认为,要一直到2021年4月份至20202年4月份,硅谷的创投活动才能完全恢复,创始人相对乐观,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认为要直到2021年4月份才能恢复。

  对于初创公司来说,目前最为担心的是来自风投的资金耗尽以及销售收入下降,此外,团队的士气下降以及裁员也是创始人最为担心的因素。

  “疫情拖得越久,对我们的业务影响越大。”一家为在线广告提供服务的创业公司员工对腾讯新闻《潜望》表示,“大家都希望早日恢复正常。”

  在疫情下,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幸免。作为互联网巨头之一的Facebook也已经感受到疫情影响的第一轮冲击。据部分在Facebook平台上发布广告的公司高管称,Facebook广告拍卖价格在2月份和3月份持续下降,例如在Facebook页面上展示千次广告的成本在 3月份环比下降了15%至20%。

  其他将广告作为重要业务的平台也面临同样境况,Facebook旗下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3月份广告价格环比下降22%。谷歌旗下视频网站Youtube3月份广告价格下降15%至20%。

  在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下,用硅谷一位投资人的话来说,所有人都只能“熬”,躲在家中,熬过这一段时间,如果熬的过去,业务或许还能有所起色。

  “没有人曾经历过这些,”这位投资人对腾讯新闻《潜望》说,“即便是互联网泡沫破灭,影响的深度和波及范围也远不及这一次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